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2022年08月05日

上一期 下一期
A08:周末·覃怀月
2022年08月05日

夏夜流萤

□董全云

又到一年七夕,许多人把它当情人节来过,这当然可以。但时间浪漫,并非只存在爱情之中。生活中的罗曼蒂克可以有很多种,比如夏夜里,四下都在黑暗之中,在山间小道,看萤火闪烁。这一刻的美好,真的抵过许多甜言蜜语、金樽蜜语。

古人称萤火之光为“流萤”,单从字面上看就很美,一个“流”字,把那种稍纵即逝、如梦似幻的隐隐约约和摇曳的美好意境全部勾勒出来。大约就是出于这种美好的意境,古人很不情愿用“虫”来称呼这种小精灵。

《诗经》中有这样的句子:“我徂东山,慆慆不归……町畽鹿场,熠耀宵行。”戍边的男子思妻心切,急匆匆地在夜色下赶路还乡。沿路为他照明的,竟是漫山流萤,宛如星光坠落,这景致多么浪漫。

没想到这样梦幻的景致竟让我遇见了。和女儿雨后去巡返的圆通寺游玩,归时已是傍晚时分,深蓝色的天幕上星空闪耀。寂静的山道上,不知名的小鸟在郁郁葱葱的树林间鸣叫,母女两人行色匆匆,忽然两旁的草丛间荧光闪动,一只、两只、三只,竟宛如童话仙境般。“呀,萤火虫!”女儿开心地飞步上前,轻轻用手掬起,一次又一次扑空。嘿,最后还真逮着一只。看它熄了灯笼,惊慌失措地在手掌内爬动,女儿便打开手掌放它回归原野,而后这些小家伙又翩然林间草丛了。

比起星光,我更喜欢萤火的灵动。它们在草木间点点跳跃,在溪流上飘摇,创造了仲夏夜山野里一半的意境。它们在黑色的夜空里低飞,在草尖跳舞,没有音乐,没有灯光,但它们有自己的舞台追光灯,有自己的生命舞蹈,自信轻盈地旋转、飞舞。

柳永在他的词中写道:“疏篁一径,流萤几点,飞来又去。”只是几点流萤,就把一条幽森的竹林小路变成了温柔仙境。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生物可以称为“童话中的精灵”,萤火虫一定是。此时倘有任何的烦闷不快,都会随着点点萤火的“临幸”,而变成柔软。那样柔软的光,不知道点亮多少暗淡无聊的夜。

“月上轻罗扇,凉生小画衣。玉腕又重携。曲池风吹定,水萤飞”。明月朗照,萤虫飞舞,无论烦忧,徜徉在此良辰美景,人生自有一番静谧和甘甜的意境。

唐代杜牧把姑娘们在草坪上扑萤情景跃然于纸上:“银烛秋光冷画屏,轻罗小扇扑流萤”;虞世南曾歌赞萤是光就要明的精神:“的历流光小,飘飖弱翅轻。恐畏无人识,独自暗中明”;宋代年迈的陆游更是童心未泯:“老翁也学痴儿女,扑得流萤露湿衣”。

萤火虫的亮点,是一种生命的闪光。从生到死,萤火虫总是发着亮光,永远为自己留一盏希望之灯。雄性萤火虫在飞翔时发出光辉,那是它在寻找雌虫。雌虫不会飞,它在草丛中看到对方的信息,也会一明一暗地闪光,互相交流,雄性萤火虫便循光而去幽会,完成生命的繁衍延续。这种感情的联络方式,颇有点像我们人类的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”呢!







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可能导致部分功能不能正常使用。
建议使用 IE9及以上版本,或 Firefox ChromeOpera等浏览器。谢谢!
现在升级 稍后再说